二皇子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不管它的内里是什么东西,外表却是孩子,而且还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

  二皇子跌坐在地上,有些回不过神来。

  过了良久,他才苦涩的问道:“如果按你们所说的,你们都是上天给了你们机会,才能回到从前,那么皇贵妃以往的任务失败,有一些都是你们破坏的吧,既然如此,皇贵妃对付你们的行为肯定是有所变化的,你们又是如何防备的?”

  李书凝冷哼道:“从来只有做贼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呢,我和陛下决定将计就计,以为给了闻馨机会了,她会收敛一些。本宫是真的没想到,你们居然那般狠毒,居然放火,而且放火的人,还是我最信任的人,紫儿死在本宫的面前,若非本宫有一些底牌,只怕真的是要葬身火海了。”

  是的,当时李书凝和云子墨都已经足够小心了,以为关闭了宫门,不去惹事,就会安全无事,而且在自己宫中,也比较安全。

  谁能想到呢,剧情里都没出现的人物,紫儿,居然会是皇贵妃的人,而且也是紫儿放的火。

  幸好当日李书凝和太子在一起,太子睡着了,李书凝陪伴着他,觉不对后,就带着太子进了悬浮车之中。

  至于凤灵宫里的其他人,除了逃出去的,一些人却已经葬身火海了。

  傀儡和闻馨在一起,云子墨却还是在皇宫之中的。

  现凤灵宫着火后,他急匆匆的赶过去,看到那么大的火,心脏都差点停止跳动了。

  当日云子墨疯了一般,悄悄潜入了凤灵宫,准备去救李书凝。

  若不是李书凝一直开着悬浮车,隐在半空中,看到了云子墨,阻止了他,只怕云子墨真的冲进火海里了。

  说实话,李书凝那时候是真的很感动的。

  云子墨也进入了李书凝的悬浮车之中,看到李书凝的那一刻,云子墨抱住了李书凝,久久无法平复心绪。

  之后,云子墨把李书凝和太子安排在了皇宫里的一处避难密室里头。

  只是时间长了,对太子的成长是很不利的。

  云子墨和李书凝商量了后,便把太子送去了江南,让李家送到了清风书院去了。

  李家和清风书院的山长有一些交情,又有李家看顾着,自然不需要担心太子的安危了,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个小孩是谁。

  谁能想到烧死了的太子会出现在清风书院呢。

  云子墨和李书凝则是藏身皇城之中,静待事态展。

  他们也要防止闻家那边整出些幺蛾子。

  一旦有事情过于过分了的,云子墨背后还是有在收拾残局的。

  这一等,便是八年。

  二皇子大笑:“成王败寇,怪只怪孤太相信闻馨这个女人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这般没用,若不是孤太早转移到这具身体里,你们又能奈我何。”

  云子墨却拉着李书凝的手,准备出去了。

  “闻馨,当日你让人火烧凤灵宫,今日,暖香殿也会着火,若是你能活下去,朕便不会再追究你的过往。”

  皇帝和皇后走了以后,那傀儡却没有走,他依然堵在门口。

  火却在门口燃了起来。

  慢慢的,整个寝殿里头全是烟了。

  皇贵妃和二皇子都咳嗽了起来。

  皇贵妃大恨,说好的若是她跑出去,就不再追究,可这傀儡却堵在门口,他们还怎么逃?

  眼看着大门被火包裹着,熊熊燃烧了起来,便是窗户那些地方,也都已经燃烧了起来,那傀儡却突然之间莫名不见了。

  皇贵妃和二皇子对视了下,眼里藏不住惊诧。

  皇贵妃试了下,现身体虚,毕竟受伤了,流了那么多的血。

  “宸儿,扶把母妃,咱们一起逃出去。”

  二皇子看着皇贵妃朝着他走了过来。

  可是下一刻,他却冷笑道:“母妃?你也配,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罢了,若不是你,孤的计划怎么可能会失败。刚才不还把一切的过错,都给推到了孤的身上么,怎么,现在又找孤帮忙了?”

  二皇子看了下门口,下一刻,他突然拉过皇贵妃,想着把她推向门口,大门厚实,又是关着的,室内没有趁手的东西,除了那张桌子,便是凳子都莫名不见了,他想着只要把皇贵妃用力推出去,把门给打开了,他便有机会逃出去了。

  皇贵妃一时不查,被二皇子一下子给推到了门上。

  门被撞开了,而皇贵妃的身上也着火了。

  皇贵妃一下子尖叫了起来,火舌撩在身上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

  不管二皇子是谁的孩子,总归是她生出来的,多么的讽刺,如今却是她的孩子,她最信任的系统,把她给送上了死路。

  皇贵妃的眼角滴落了泪水,很快便被大火烤干了。

  她真的好后悔,上天给了她机会,她却没有去把握。

  她好恨,恨那系统,为什么要把她往死路上引。

  暖香殿里的人早已被带走了,此时整个皇宫都静悄悄的。

  仿佛这里着火了,是正常的一般。

  二皇子好不容易逃出了火场,便看到了站在前方的皇帝和皇后,他们手牵着手,似乎有什么东西围绕在他们身边一般,很是温馨。

  二皇子的眼里有着阴狠,却被他掩饰住了。

  只要既往不咎,他便还有机会,总有一日,他会让这两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二皇子还在低头掩饰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一些侍卫,那些侍卫直接把二皇子推回了寝殿之中。

  二皇子目眦尽裂:“狗皇帝,你不是说既往不咎么,孤明明已经逃出来了。”

  云子墨冷笑:“朕所说的既往不咎,说的是皇贵妃,你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朕怎能让你出去作乱。”

  火舌缠上了二皇子的衣服,慢慢的,二皇子变成了一个火人。

  然而,二皇子却诡异的没有出任何痛苦的声音。

  李书凝却笑了起来,她的精神力一直注意着呢,感受着四周的情况,她的精神力突然之间全部涌出,下一刻,一颗青色的珠子被精神力一刺,掉落在了地上。

  李书凝用精神力包裹着那可珠子,不让其逃离。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62286/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