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七一句话到处了所有问题的所在,西线有两个元帅来进行指挥,而且相互都是不鸟对方,这要是不乱才怪

  隆德施泰德是在194年月被希特勒从家中请到巴黎担任的德军西线总司令起主要原因是因为希特勒要利用隆德施泰德的复出来稳固由于莫斯科战役失利后德国陆军军官团对自己的不满情绪当时希特勒一口气撤掉了5名东线的高级将领,这引起了德国陆军军官团的强烈的反对,因为当时莫斯科的冬天实在是无法让人忍受,而元首最初改变进攻方向的策略在战略上也是导致战役失败的原因之一,所以大家对希特勒就多少有了一些抵触情绪

  希特勒当时对这些情况也是十分了解的,但是碍于面子希特勒就使用了政治手段,隆德施泰德是在罗斯托夫受挫,因坚持后撤不准而请求免职,被希特勒解除了职务所以希特勒用让隆德施泰德担任西线总司令的办法来平衡了陆军军官团的不满,而隆德施泰德又与莫斯科战役失利没有关系,这种折中的方案最终保全了自己的面子又得到军官团的认可

  隆美尔是在194年5月开始在西线上任的,当时从元首的总理府总签发的一份任命隆美尔元帅为西线特种事务集团军群司令的文件其主要责权就是研究西线的防御体系,负责改进从西班牙到丹麦数千公里的海岸防御工事

  其实当时刘七也注意到了隆美尔的职权和西线司令部有重叠的部分,可是当时库尔斯克大战在即,刘七想等从库尔斯克回来之后再解决此事谁知这瓦西里和卓雅的两颗子弹虽然没把刘七的小命给要了,但却把他打了个不省人事,而等他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1944年的春天了而在这一年中隆美尔和隆德施泰德相互之间是明争暗斗,几乎是毫不相让这也让三军司令部是没有办法,要是有元首在的话,那元首可能会非常轻易的就选择一个人支持,哪怕就是错误的行为可惜的是元首这一年多基本上是极少露面,对军事方面的事情根本就是不闻不问

  尽管三军司令部中很多聪明人都察觉出这事情不太对头,但是这些聪明人十分却十分乐意见到元首这种沉默的状态,少了元首的干涉战略决策上也就少了一个阻力,所以大家也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只当是不知道这些事情

  其实今天开这次会议的目的也是要让隆美尔和隆德施泰德两人中有一个必须交出权力,哪怕是一名列兵都能看出多重指挥对军队是极其有害的,想象一下,战役中,一个部队接收到命令,让他们立刻展开反击,几分钟后,反击前工作准备就绪后,突然又接到一封命令,说要原地防守,于是便开始防守准备工作,防守准备工作完成后,结果又接到一封气死人的电报:立刻反击这……

  不过隆美尔和隆德施泰德都是陆军元帅,都是极为要面子的人,就连布劳希奇元帅也无法板着脸对这两人去下什么命令所以才会采取这种投票的软方式来让两人中的一人屈服可是现在刘七竟然一点也不客气的把这个问题摆到了桌面上,可以说完全撤掉了那最后一块遮羞布

  刘七的话让曼施坦因是一阵的摇头,曼施坦因知道刘七这次肯定是要得罪人了不过凯塞林元帅倒是一脸的微笑,看样子凯塞林元帅早就知道刘七会说这些话了

  刘七作为一个党卫军中校却说出要让陆军元帅交出权力的话,这无疑是有些不合规矩的但是也恰恰是这种不合规矩的话让所有人都把脸扭向了刘七,大家都准备看看刘七是怎么来解出一个元帅的权力的

  布劳希奇想了想后问道:“安德里,统一指挥这个是一定需要达成的,但是你对这个指挥官有什么人选吗?”

  一个堂堂的陆军总司令去问一名党卫军中校这种决定西线总司令人选的问题,这似乎有些荒唐了但是布劳希奇这却是人老成精的做法,这时不管刘七说出谁来,布劳希奇都不会得罪任何人

  不过刘七那里会上布劳希奇的当,刘七轻轻一笑说道:“元帅阁下,你这个问题似乎问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党卫军中校而已,我哪里能知道谁有这个能力我看这个问题是您应该考虑的事情”

  被刘七识破了计谋布劳希奇不由尴尬的笑了两声后说道:“安德里,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们只是让你提供一个意见以供参考”

  刘七微笑着说道:“既然元帅让我提供意见,那我就瞎说几句隆美尔元帅一般都是在早上六点五分起床,然后跑步锻炼,从而使自己有充沛的体力和旺盛的精力来做事情每天八点之前隆美尔元帅就会从指挥部中出来到各处的阵地去视察而隆德施泰德元帅……”刘七说到这里后给了隆德施泰德元帅一个十分和煦的微笑:“而隆德施泰德元帅毕竟也是七十岁的人了,精力到底是不如隆美尔元帅好,几乎早上十点前是不会开始工作的这点我们可以从隆德施泰德元帅眼睑松弛,面色苍白得以判断出来”

  刘七的反击十分的犀利,刚才隆德施泰德把党卫军比喻成民兵,而且还把刘七的顶头上司在农场养鸡的历史也搬出来,可谓是揭人短处而刘七别的不说,一个‘老’字就把跟切白菜似的把隆德施泰德轻轻松松的给装了进去,可谓是呲牙必报

  此时隆德施泰德的脸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人老之后最怕别人说的就是‘老’字,隆德施泰德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对刘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隆德施泰德已经老了,这无疑是让隆德施泰德无法接受的

  而所有人中最感觉解恨的就是希姆莱,看到刚才嚣张的不行的隆德施泰德此时吃瘪一样的难受,希姆莱心里就跟喝了蜜一样

  众人中克鲁格元帅曾在刘七手上吃过亏,就知道刘七这家伙肯定是对隆德施泰德不会放过,不过这也是刚才隆德施泰德先出言不逊的,这也只能是怨隆德施泰德实在有点太傲气凌人了,对此克鲁格也只能是暗中叹了一口气

  布劳希奇一听刘七的话这脸就耷拉下来了:“安德里,你要注意你的言辞,毕竟你现在说的是一位为德意志立下无数战功的陆军元帅”其实布劳希奇也是对刘七口中这个‘老’字有些反感,毕竟除了隆德施泰德外,他布劳希奇的年龄也排行靠前了

  刘七赶忙伸手朝自己的脸上抽了一巴掌,然后笑着说道:“瞧我这张嘴,真是一点弯都不会拐,老是把实话说出来”

  如果刘七不说还好,但这么一说,隆德施泰德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刘七这一巴掌简直就不是扇在自己的脸上而是扇在了隆德施泰德的脸上一般,大有冲上来干一架的态势

  刘七接着说道:“年龄有些时候并不是什么问题我现在来说说另一些事情据我所知隆美尔元帅和隆德施泰德元帅都可以说是装甲兵专家在我与隆美尔元帅接触的那些时间里,基本上很少见到隆美尔元帅在自己的指挥部里面待着,大多数时间都是和自己的士兵待在一起别的我不敢说,隆美尔元帅就是脱下元帅制服,他所指挥的士兵也能毫不费力的把他给认出来而隆德施泰德元帅貌似从来也没有爬进过任何一辆坦克,好像我听说隆德施泰德元帅有洁癖,他受不了坦克肮脏和油腻噢,对了,还有坦克发动机所产生的噪音”

  隆德施泰德铁青着脸说道:“对于坦克集群指挥官来说,知道怎么让集群坦克发挥威力比自己会开坦克为重要”

  刘七笑着点了点头:“对于隆德施泰德元帅的话我表示赞同隆德施泰德元帅他精于计划,有胆识,而且非常有魄力”刘七这两句话算是让隆德施泰德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但是……”刘七这但是果然随之而出:“但是隆德施泰德元帅似乎对视察部队、与士兵待在一起这种行为十分的反感一只部队的士兵连他的指挥官都没有见过,那么部队的士气就可想而之了要是让隆德施泰德元帅换上别的衣服,估计连进入自己的指挥部都会很困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没有见过隆德施泰德元帅吗,谁也不是什么傻子,你说你是元帅你就是元帅了吗,万一你是冒充的怎么办?”

  这一次刘七可谓是命中了要害,隆德施泰德作为一名贵族军人出身的军官对于视察部队、检查武器装备、和士兵一起用餐、鼓舞部下士气的这一类作出是从来都呲之以鼻从小在家族接受的所谓的“高等教育”让隆德施泰德有一种自己高高在上的感觉,他认为去与那些农民、工人、小商人家庭出身的士兵待在一起简直就是对自己身份的耻辱,那些普通士兵只是他文件上一个冷冰冰的数字而已隆德施泰德这种贵族军人已经完全跟现代军事管理以人为本的精神相脱节,在战事顺利的情况下这种问题还并不是很明显,要是战争进行到残酷的白热化阶段时,隆德施泰德这种管理军队的模式非出大问题不可

  试想一下,士兵也是人,也都不是傻子,凭什么我们会为了一个从来也没有见过面的指挥官的命令而甘愿去送命,就算是得到了荣誉最终也是归于从未露过面的指挥官,所以士兵的士气要是能高才是见了鬼

  在场的各个德军指挥官中基本上对这个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莫德尔和曼施坦因基本上是和隆美尔的做法相同,都是勤于与基础的士兵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而其他的指挥官也基本上隔三差五的都要深入下层部队,从而获得士兵的支持

  隆德施泰德轻蔑的看了一眼刘七后说道:“安德里中校,我作为一个身份高贵的陆军元帅岂能和那些成天趴在泥坑中的士兵一样我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我身上流淌的十数位将军祖先的血液就注定我与那些普通人的命运不同,这些是上帝赋予我的权利”

  隆德施泰德的话说的可是够狂妄的,让在场很多平民出身的将领都很难以接受,而就连也那些同样也出身世家的将领也对隆德施泰德的话感到有些尴尬隆德施泰德的所谓的出身的论调其实跟元首他老人家的种族主义论调如出一辙,只不过元首他老人家鼓吹的是雅利安血统论,比隆德施泰德的贵族出身论要广泛一些,效果严重一些罢了

  不过隆德施泰德的话却把刘七彻底给惹火了,本来刘七还以为隆德施泰德只是有些老糊涂了,还有心放隆德施泰德一马结果隆德施泰德此话一出,刘七立刻就对隆德施泰德生出了厌恶之心刘七的脸也是一变,冷笑了两声说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发现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些人是倒驴不倒架论出身是不是,隆德施泰德我告诉你,在数百年前整个欧洲都是处于我的祖先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那是对于我们哈布斯堡家族来说,你口中所谓将军祖先不过只是一帮拿着烧火棍的野蛮人而已你也是刚洗干净了身上的泥腥味就跳出来跟我装什么文明人,告诉你……休想……”

  好么,刘七这一撕破脸可是把话说的够绝的,差点没活生生的把隆德施泰德给气晕了过去不过刘七的话虽然糙但是理却不糙,德国统一才不过一百年的光景,而最初隆德施泰德所谓的将军祖先也只不过是些在德国割据的贵族军阀而已,这跟哈布斯堡家族曾经统治欧洲的辉煌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这次轮到隆德施泰德被噎的说不出话了,用手指着刘七:“你……你……我……我……”

  刘七也不是第一次呛得别人说不出话来,当然对处理这种局面十分有心得刘七说道:“你什么你,我说的完全都是实情如果论起出身高贵来,你在我眼中还不如那些成天趴在泥坑中的士兵重要,他们是和我生死与共的弟兄,他们4个小时都在用他们的生命为德意志战斗,你有么他们会和我分享最后一根香烟,分享最后一口食物,并且陪着我一同面对死亡的恐惧和如潮水一般的敌人,一起看家人的来信,一起哀悼死去的战友,一起厌恶这该死的战争,你有么”

  刘七的问题让在座的大部分德军指挥官都十分的动容,到这时大家似乎明白为什么刘七年纪轻轻就能指挥一个装甲军作战的原因了

  隆德施泰德却被刘七气得浑身发抖,但是却还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刘七,最后哆嗦了半天才说了句:“你……你气死我了……”

  布劳希奇也是感觉在这最高军事会议上出现一个低级军官指着一名陆军元帅的鼻子数落也实在有点太不像话了布劳希奇赶忙打圆场说道:“安德里中校,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你要用符合你军人身份品行的言辞来讲话”

  刘七微微一笑:“品行不就是人品吗那我就来说说隆德施泰德元帅的人品我知道隆德施泰德元帅一向都瞧不起白手起家的元首,常常称呼元首为‘波西米亚下士’元首的支持者也被隆德施泰德元帅称之为‘一群流氓’而且隆德施泰德元帅也是唯一一个和元首握手不用脱手套的人,不过我们之间有谁见过隆德施泰德在元首面前有过什么过激的表现吗?没有,我想从来也没有人见到过在我们眼中隆德施泰德元帅在见到元首时都是毕恭毕敬,完全是一副为了扞卫元首的声誉而不惜付出生命的架势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可是真是让人感叹隆德施泰德元帅人品之伟大啊”

  刘七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议论了起来,尽管很多将领都在私下对元首有个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满,但是却没有人敢去称呼希特勒是什么‘波西米亚下士’,最多也就是发上几句牢骚而已这希特勒虽然军事上有很重的赌徒作风,但是毕竟是让德国人拥有了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而且从改善民生和经济方面希特勒可以说都兑现了自己竞选时的承诺而且希特勒对于军队向来是十分的大方,只要是关于军队建设方面的要求,希特勒都毫无保留的支持为重要的是,希特勒对于那些有功的将士授予的荣誉也是十分慷慨的,那些立下战功的普通士兵和军官都会被希特勒亲手带上铁十字勋章这也是希特勒受到基层军人拥护的重要的原因

  “污蔑……你简直就是污蔑……”隆德施泰德再也不能不说话了,眼下可是事关声誉的大事,元首现在已经是第三帝国的象征了,这对元首不尊敬就等于对自己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个职责的亵渎所以隆德施泰德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只能奋力的反击

  “污蔑?呵呵……”刘七冷笑了两声后说道:“隆德施泰德元帅,难道你非让我拿出证据来吗要是那样的话,我想我们可能就会要换个地方说话了”

  “你……”隆德施泰德这时才想起刘七是盖世太保的头目,保不齐什么时候自己的家里和办公室已经被盖世太保装上了窃听器想想自己因为当时曾随口说的那些对元首不满的话都被录了音,隆德施泰德就不由一阵的心虚而且隆德施泰德很明白刘七要是真的拿出了证据之后,自己就会身败名裂,说不定还会被关进盖世太保的监狱之中,这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情急之下隆德施泰德也只能佯怒道:“我不管了,我什么都不管了,既然你们年轻人爱折腾那你们就去折腾好了我的心脏已经受不了争吵,我现在就正式退休你们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隆德施泰德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从会议室中摔门而去留下屋内一干的将领是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清楚这次肯定是隆德施泰德元帅栽了而且大家在心里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回去自己的办公室和家里仔细的搜索一番,看看到底是不是有盖世太保的窃听器

  最有力的人士退出了,西线部队的指挥官只能是由隆美尔来担任不过布劳希奇似乎对刘七今天搅闹会议有很大的不满,二话不说讲西线参谋长强行扣到了刘七的头上而且也不给刘七任何解释的机会,按布劳希奇的说法,刘七必须将功赎罪,必须与隆美尔一起西线指挥作战

  这次刘七倒是没有怎么推脱,十分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你看隆美尔一个陆军元帅想要获得装甲部队的指挥权十分困难,但是偏偏刘七一个党卫军中校却轻而易举的办成了这些事情在古德里安的首肯下,西线的装甲部队的指挥权都集中到了西线指挥部的手中

  西线一共十一个装甲师,分别分布在荷兰、法国、比利时以及南斯拉夫,按说德国是在最先使用装甲集群战术的,但是在西线布防上却将这些宝贵的装甲力量都给分散开来,跟撒胡椒面似的撒在了这漫长的防线上,可以说让人莫名其妙而刘七则是将这些装甲力量都集结了起来,不过却并未开赴海滩附近驻扎

  当然对于这些刘七并未满足,而且又向布劳希奇提出将东线撤回的部队中的两个集团军调往法国布劳希奇对刘七的要求也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紧跟着德国海军在法国西部的6水面艘舰艇和6艘潜艇也被划归了西线指挥部进行统一指挥海军元帅雷德尔对刘七的要求也没有做过多的考虑也答应了下来

  当然重中之重则是空军,现在在法国北部地区德国空军的力量严重不足,仅仅只有第三航空队1000架作战飞机在凯塞林元帅的建议下,从东线调回了一部分飞机和飞行员,又从地中海地区调了一些飞机,这样在法国的德国空军达到了500架飞机之巨这虽然还不足以和过一万架飞机的盟军空军相抗衡,但是多少也能在局部获得一定的制空权了而且在刘七的要求下空军的指挥权也划归了西线指挥部

  最后希姆莱当然是不甘落后的,党卫军装甲第1军和党卫军装甲第军也都十分大方的交给了刘七指挥

  当看到刘七一出面,这大佬们是又出钱又出枪的,隆美尔这心里的羡慕就不用提了隆美尔想不明白这相同的都是一样的人,怎么刘七这小子就这样受待见呢

  会议最终在下午两点钟开完了,当大家都开始往外走的时候,隆美尔却偷偷的拽住了刘七

  刘七有点奇怪的问道:“我的元帅,你这是做什么”

  隆美尔看了看四下后神情严肃的对刘七说道:“安德里,你实话给我说,你是不是派人在隆德施泰德元帅的办公室中装了窃听器”

  刘七赶忙摆手说道:“我的元帅,您可不能乱说,我那里敢做那种事情”

  “噢?那你刚才说你有证据是怎么回事?”

  刘七看到周围的人都已经走完了,才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那个什么,我刚才是骗隆德施泰德元帅的……”

  隆美尔:“……”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45603/607/